栗子吖

【獒龙】我的男朋友死了·番外

阿曳曳曳曳:

啊又哭又笑,心好疼啊


悔读南华:




*建议配合上篇食用
*梗来自知乎



1


我叫张继科。目前的职业是一名无业游鬼。


我生前是一个打乒乓球的,死于一场车祸。


别害怕,其实做鬼和你们想象的不太一样。阴间就像一个翻版的人间,这里有城市,有公路,有楼宇……人间有的一切这里都有。只不过居民都是鬼罢了。


好像其他国家的阴间就没有这么热闹。主要是因为中国人口实在太多,人间就快要盛不下了,所以阴间正在大力推行计划投胎,鼓励“少死晚投”,想要多留住一些鬼缓缓。


阴间随处可见巨大的标语:不如做鬼!投胎不如做鬼!转世不如做鬼!让自己觉得舒服,是每个鬼的天赋!


黑无常举着小旗子,没日没夜的宣传:来一场说留就留的阴间旅行!


白无常拿着小喇叭,到处广播:地球不爆炸,阴间不放假,宇宙不重启,我们不休息。阴间全体公务员,竭诚为您服务!



2


其实做鬼一点也不susi,做鬼也是需要钱的。


偏偏我认识的这群人都不信鬼神,不封建迷信,从来也不知道给我烧点纸钱。再加上我留在人间,没法工作赚钱,只能每月拿阴间的低保。


选择流连人间的鬼不多,一般有两个原因。


一是冤魂不散,时刻想要索命报仇之类的。


二是亲人的执念太重,久久不能放下,做鬼的被牵连没法转世投胎。


而我选择在人间漂泊,是因为一个人。



3


鬼虽然能在人间游荡,但是人看不到,听不到,也摸不到。也就是人意识不到鬼的存在,鬼也不能对人造成任何影响。


但也不是所有的鬼都像我一样是根正苗红的五好青鬼,总有些心术不正的鬼不甘寂寞。


比如我男朋友就非常招鬼。


我生前好像听到过那几个小队员私底下议论,好像说他是什么“直男斩”。


可不嘛,围在他身边偷窥他的不止女鬼,还有不少男鬼呢。


竟敢觊觎我爱人的明眸皓齿大白腿。


这让我很生气。


每次我逮着色鬼上去就是一顿暴揍,打到他怀疑鬼生为止。


如果还有鬼胆敢再出现在我马龙二十米之内,我绝对抡起大拳就照着他天灵盖往下捶。


渐渐的,也就没有鬼再敢围在他身边了。但是我怕我一走那些色鬼就会卷土重来,所以就一直待在他身边。


我生不能与他偕老,死也要护他安好。


4


马龙绝对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奶声奶气的。


他私下里其实反差挺大的,说白了就是有点冷。不仅很少露出你们拍的照片里那种傻气笑容,而且有点小脾气。我老是惹他生气,所以总被他打,还不能还手。


他一直是一个坚强的人。不管是伤病,失落,沮丧,他都习惯了一个人默默忍耐,我和他一起打球快二十年,从来没有见他掉过一次眼泪。就算是终于拿了大满贯,也只是微微红了一下眼眶而已。


而就在我死后短短两天,我就看见他对着我们俩的合照掉了无数次眼泪,在我的葬礼上哭的几近昏厥,还是许昕给他拖回的家。


我时时刻刻在心里想着,除了帮他赶走鬼,我还得为他做点别的。两年以后,我终于可以实现这个目标了。


阴间每个月会给我这样的鬼发一千万冥币的低保。别以为这是多大一笔钱,现在造纸钱造的太狠,面值动辄就上亿,阴间通货膨胀得不像话。


这些年的低保我一分没用一直攒着,如今终于能买得起一项阴间的特殊服务:鬼书。


鬼书就是一套我也能书写的笔和本,但是写在上面字只能被一个特定的人看到。


我带着用几大箱积蓄换来的契约书和刚买的笔和本走进了我们的卧室。马龙已经睡着了,抱着被子。床头一盏灯还亮着,他怕黑,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得有亮光才行。


我在契约书上填好了他的姓名,出生日期和身份证号码,然后贴在了我挑选了半天的笔和本上。


一瞬间笔和本化成了两道白光,一道嗖的一下飞到了马龙床头,另一道钻进了他的脑袋里。


我走到他床前,拿起了笔,那一瞬间,我几乎激动的颤抖,这种久违的真实的触感,实在是susi。


第二天清晨,他刚睁开蒙眬的睡眼,我拿着本子正对着他,本子上有我写的两个大字:你好。


从他的视角来看,本子不顾牛老先生的在天之灵,无视重力的悬浮在半空中,上面还有莫名其妙的两个字。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吓到。


一秒,两秒,三秒……


十秒钟后,马龙面无表情的“昂”了一声,一下把本子胡噜到了地上,又倒回床上闭上了眼睛。


我心碎的捡起地上的本子,这可是我整整两年的积蓄。


又过了十秒,马龙眉头一皱,终于意识到了事情并不简单,一下子坐起来的盯着再度悬空的本子。


然后他迅速地踩上了拖鞋,下床去把睡在一旁的道哥抱在了怀里,用狗头对着我。


“是谁?”马龙甩了甩怀里的道哥,好像是想恐吓一下我。怀里的道哥不明所以的吐着舌头,看起来不仅不吓人还有点滑稽。


别怕。我赶紧飞快的写道。


马龙愣了两秒,然后放下道哥,又去他放手办的柜子上拿了一个伸着一只胳膊的红色小铁人来,对着我。


“托尼,谁在这?”他严肃的看着手里的铁人。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我只好装作没看见他的行为,飞快的在本子上写着: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人要向前看。


放下从前,好好对自己,重新开始生活吧。


……


马龙看着本子上字,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


我欣慰的笑了,只要他以后能好好生活,也不枉费我这两年的游荡。


然后我就见他张嘴道:“你有病吧。”


哎呀,看来劝的还是不够,为了让你过得好一点我也是煞费苦心啊。于是我又飞快的写道:听我这个过来人一句劝。


“你到底是谁?”


没想到写到一半就被他打断。我决定撒一个谎,一个有情怀有深度的谎。


我是笔仙。


我面不红心不跳地写道。


“哦,签字笔精啊。”


哎,不要面不改色的曲解我的话啊。算了,姑且先顺着他。


你不害怕吗,笔成精了啊。


“害怕什么,你还能戳死我咋的啊。”


……好吧,我确实不能。


“你既然在我的地盘上成了精,那就得听我的,知道吗。”马龙边把手里攥着的铁人放在桌子上,边对我说。


为什么啊。我迅速写道。


他抬起眼扫了一眼本子,面无表情的说:“不然我就撅折你。”


服气,什么时候马龙都能治我。我暗暗想。


“我让你在哪,你就在哪待着,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不许自己瞎跑,也不许偷看。”


好好好,都听龙队的。


就这样,我待在他身边的第三年,终于融入了他的生活。也让他意识到了我的存在,虽然是以签字笔精的身份。


5


马龙去球馆的时候把签字笔和本放在了包里。


我像往常一样坐在场地外他的包旁边,看他打球。


马龙虽然已经不再参加比赛了,但是对自己的要求一点也没有松懈。认真做全套准备活动,认真练基本功,认真指导年轻的队员。一天下来好像并没有比在役时轻松多少。


晚上他会把笔放在床头,冲着那个方向说话。


有时候说当教练的压力,有时候说快比赛了自己比上场打球的还紧张,有时候说许昕带的队员整天嘻嘻哈哈……


像是在对笔念叨,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有时候会写几句话劝他安心,但更多的时候是坐在他的床边,默默听他说。


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那天是七夕,但是临近比赛,队里没有放假,马龙回家已经是深夜了。他抄近路,走了一条偏僻的小巷。


路上有两个流氓,看起来像是喝醉了的酒鬼,用粗俗的语言调戏他。我大怒,冲上去照着为首男人就是一拳,在我的手如穿过空气一般的穿过对方的脑袋时,我突然意识到,我是鬼。


马龙毫不犹豫的转身往回走,可那两个流氓看他形单影只,两三步就追了上来。他们按住了马龙的手,和胳膊。马龙抬腿用膝盖狠狠的撞上了一个人的要害,没想到却彻底激怒了对方。


我狠狠的用拳头捶着那个男的的头,用手扇他们耳光,发疯一般地用脚踢他们的膝盖。


可是没用,一点用也没有。


即使我能为他赶走一千一万个恶鬼,但对于人,我毫无办法。


正当我绝望之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干什么呢?!”几个恰巧路过的路人冲这边喊道,明亮的手机手电筒的光束射了过来,照亮了小巷。


两个流氓见形势不对,怂了,一溜烟跑了没影。


我不敢想象如果不是有人路过,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回到家马龙已经是身心俱疲,扔下包倒在了沙发上。


我在本子上写:对不起,我没帮上忙。我是个失职的混蛋。


他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你有什么失职的,你又没义务保护我。”他竟然反过来安慰我,“没事儿,签字笔精。我看见你拼命地打他们了。”


他的善解人意却让我陷入了更深的愧疚,我沉默,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他打破沉默,开口道:“今天是七夕呢。”


牛郎和织女每年都有相会的日子,我们为什么却是这样。


我们近在咫尺,却好像相隔天涯。


他看不见我,听不见我,触摸不到我。


甚至连一秒钟对视都是奢侈。


是啊,大家都成双成对的,你怎么不谈个恋爱呢。我写道。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吊灯,说:“我男朋友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喉间突然一阵苦涩。


“你说他现在在哪儿,在干什么?”他继续说。


这些日子,他从来没有提起过男朋友的问题,为了让他忘记我,我也从来不提起。


我不知道你男朋友在哪,但是我想他也许在想,要是有人给他烧点纸就好了。我这样写道。


马龙声音有些沙哑:“他特别粘人,以前整天缠着我。”


然后他伸出手,五指弯曲。


那是我们十指相扣的姿势。


我伸出手,摊开那幻影般的手掌扣住他空荡荡的五指。


一虚一实,一死一生,十指交缠。




6


中元节那天,我照例回阴间办继续留在人间的手续,突然收到银行的信息。


“您尾号0216的账户收到亲友汇款,共计1000000000000.00冥币。【阴间银行】”


谢天谢地,马龙居然还记得我的话,鬼节给我烧纸,还一烧就是这么多。


我兴奋的直奔黑无常的办公室,去“阴间对人间办事处”买我想了很久的“托梦”服务。


我排了老长的队,填了很多表,盖了很多章才通过程序。幸好那个排日程表的小鬼生前是我的球迷,让我插了个队,让我马上就能托梦。


我重返人间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我回到家,马龙还没睡,正盯着笔记本发呆。


上面有一行他写的字:你在吗。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写的,难道他一直在等我?


我赶紧拿起笔回应: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他看见了我的字,说:“陪我会聊天。”


嗯,你说吧。


……


“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他。”他想了想,补充道,“以前是,现在也是。”


嗯。我写道。


他还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可是这又能怎样?我除了帮他赶赶色鬼,什么也不能帮他做。连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都不可以,更别说保护他,给他幸福。


我宁愿马龙别再喜欢我了。别再喜欢一个离开他这么久的死人。


“说了好多了,我睡觉了。”他合上笔记本,用被子蒙住头。


晚安。梦里见。



7


在马龙的梦里,他一眼就看到了我。


我站在原地来不及反应,他就三两步冲了过来。


我已经张开了双臂准备给他一个拥抱,他却扬起手掌,狠狠的抽在了我的胳膊上。


“张继科你个混蛋。”他毫不留情的使劲打我。


打着打着他就红了眼眶,哽咽着问我:“你凭什么扔下我自己走!”


其实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可这话我怎么说的出口。我只能伸出手把他拦进我的怀里。


我说:“忘了我吧。”


他闻言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盯着我,一双泪眼里满是震惊。


但他什么也没说。


我也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更害怕说错了话让他生气。


良久,他吸了吸鼻子,颤抖着对我说:“我不应该老是和你吵架。”


可是天知道这几年我多么想像以前那样和你吵架,被你打。我知道,你的架势很大,力道却很轻,打在我身上也不会痛。我会站在那任由你发泄,然后趁你不备拉你到我怀中。


然后就抱在一起。


那些日子我是多么快乐。


……


之后我们什么也没说,把道别的时间留给了拥抱和亲吻。


让这个梦结束于一个吻。


一个甜蜜而深情的吻。


8


那晚以后,马龙的性格变了很多。他不再那么阴郁,也不再死气沉沉。


他开始不那么拼命地把自己困在工作上,而是给了自己更多的休息时间。


一切都朝着我预想的方向发展着。


除了一件事情。


他开始和许昕交往。许昕是个好人,温柔,善解人意,还总是能逗马龙笑。最重要的是我才发现他阳气十足,是鬼无法靠近的体质,连我这种三年老鬼都没法出现在他十米之内。


我在十米开外,看着他们谈笑,约会。许昕对他很好,他们在一起时,马龙总是笑的很开心。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许昕单膝跪地,掏出了一枚钻戒,马龙喜极而泣的红了眼眶,那枚戒指就套上了他的无名指。


他喜欢他,他也喜欢他,他还能保护他。


挺好。


我,张继科,鬼龄三年多,决定不做鬼了。


投胎吧,转世为人吧。


也许在某个轮回里,我还能遇见你。



9


许昕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四周。“走了吗?”


马龙一言不发,掏出了笔和本。你在吗?他写道。


签字笔没有任何动静,本子上也没有出现字迹。


马龙取下无名指的戒指,还给许昕。“谢谢你帮我忙。”


七月十五中元节。马龙再次在本子上问:你在吗?依然久久没有回应。


于是他只身一人出门,找到了一位知晓鬼事的大师。


大师说鬼没有轮回。


大师说做鬼超过三年,就不能再投胎转世。


大师说鬼虽然不会死,却会灰飞烟灭,最多五年,就会消失。这世上再没有这个鬼,人间阴间都没有,每个角落都没有。


七月十六,他对他说:“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他,以前是,现在也是。”


这是最后的告白,也是提前的告别。


“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他翻着笔记本,纸张一页页掠过,密密麻麻的字迹像一排排蚂蚁,最后停留在第一页,他抚摸着那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你好”,笑了。“这么丑的字除了你还有谁。”


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他。以前是,现在也是。


以后也是。






评论

热度(325)

  1. 栗子吖阿曳曳曳曳 转载了此文字